您的位置:本站首页>>“两课”研究>>正文
 
德育目的与人的全面发展观
 
 
作者:张澎军 转贴自:党建
 
 
 
 

    德育的目的性表明,德育对人性整体素质的提升,对人性完美的向往,其根本在于对人自身全面发展的追求。人的全面发展观,在人的历史局限性与人性无限发展的可能性两者既矛盾又统一的基础上,集中表现了追求人自身完美的观念状态。

    关于人的全面发展,古今中外有各种不同的解释,曾有许多深刻阐述。吸取前人的思想要义,以德育目的性本质透视人的全面发展,似应着重揭示以下意义:其一,挺立和张扬人在世界中的主体价值地位,确证人的价值是世间的最高价值,尊重人,珍视人,爱护人,相信和依靠人的无限创造力,以确立较高层次的人生质量价值观,不断创造和实现人自身的价值。其二,优化生命存在的机动和目的。人的生存必须通过人的发展来实现,否则生存将是困难的。所以,人的全面发展实质是人性的本真状态。这是人的全面发展的内在根据。从绝对的意义上说,如果人不在某种程度上不断的发展自己,他就不是在进行“人”的活动和创造自己“人”的本真生活,从而危及自己的生存。其三,设定人的多方面和谐发展的格局。人的全面发展不仅意味着人的丰富潜能的各个方面都尽可能得到发展,而且意味着这些方面的有机的,和谐的发展。这种格局表现为两个方面:就人本身而言,是指人的身心,物质方面和精神方面的和谐发展;就个人与社会关系而言,是指不断求得个人发展与社会发展的和谐一致,丰富人的多重社会关系,使社会朝着有利于社会的方向发展,实现发展的社会尺度与人的尺度的统一。

    毫无疑问,关注人,培养人和发展人既是德育的出发点,也是它的归宿。德育是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的一种具有根本性意义的方式或路径,它为人的全面发展提供了根本原则,方向和基本的价值取向。

    首先,德育为人的全面发展提供了深厚的动力资源。人的全面发展,需要多方面的条件,教育和养成。但德育铸造的是人的灵魂,是人的精神世界中积极健康向上的精神需求,发展和不断建构人内心的精神世界,净化人的思想,美化人的心灵,陶冶人的性情,塑造人的风貌,使人成为一种具有崇高境界和人格的真正主体。这些精神素质正是全面发展的人不可或缺的。因为它给人以动力,对人的全面发展起着规范和导向作用;它直接关系到人的发展的目的,价值及意义,对人的发展起着定位和定向的作用。

    这就是说,德育是对人的一种能动造就。德育涵量一旦经过主体的选择,接受而内化为人的精神素质,主体自身自然产生一种强烈的自我发展,自我完善的意识趋向,使德性转化为德行。在这种内化与转化的运动中,德育便成为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的逻辑前提和精神动力。它能够在这种价值观念的引导下对人的自由,幸福,意义进行全面策划;教导人们树立人的全面发展的自觉意识,使人们摆脱庸俗习气和低级趣味,培养人的健康情趣,扩深人的精神世界,丰富人的精神生活,开发和培养人的精神需求,促进人的全面素质提高;它使人成为积极进取的人,使人实现由消极惰性向昂扬向上方面的转变。应当说,人的精神需求理性的广度和深度是衡量一个人素质高低的重要尺度。在这点上,具有强烈自我发展欲望的人与处于盲目消极状态的人是迥然不同的。没有人在全面发展上的自觉意识,就不可能有自觉的创造性活动,也就不可能有人的全面发展。在现实人生中,人们有时不知道或者并不完全知道自己作为合乎人之本真目的的需要是什么。这种主体意识的缺失和不明,是不可能走向人的全面发展的。

    其次,德育为人的全发展设定了一种普遍性的价值坐标。人在其生命存在的整个过程中,都在进行价值追求。人类只要存在,这种对价值的追求就永无完结。然而人在追求价值的时候,在许多情况下,面临着辨析和选择的困难。什么样得人生是有意义的,应当怎样去追求,这些问题时常缠绕着人们,要人们做出正确或合理的回答,然后才去“求”而“得” 之。在建构这种追求导向时,价值的设定,实质是规定了一种主体尺度作为人的发展的价值坐标,并进而成为一种评价机制,成为人们选择,扬弃,肯定或否定对象性存在的一种强烈倾向,构成人们在创造活动中的稳定的价值准则。

    人的发展总要借助于人的活动和在既成的社会关系,文化成果的基础上来进行。马克思恩格斯说:“一切时代的体系 ”都是以本国过去的整个发展为基础的,是以阶级关系的历史形式极其政治的,道德的,哲学的以及其他的后果为基础的 "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卷第544页,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但前人在特定历史时期所创造的关系,成果是可以而且应当分析和选择的,有些文化遗产对人的发展并不见得是完全合理或者合乎人性的,有的甚至可能压抑人,否定人,使人不成其为人。德育的人学意蕴和职责应当是“随时随地都能用内在固有的尺度来衡量对象”的价值取向。(马克思《 1844年版经济学哲学手稿》人民出版社1979年第51页)它是一种以人为本,尊重人的尊严和价值,维护人的地位和权利,实现人的目的和理想的人本原则,是主体人的一切活泼动的内在根据。德育活动的使命就是要以此为人的发展提供价值观生成的原点和支点,为人的活动提供具体可行的价值规范体系,提供衡量社会发展和人的发展的价值尺度。

再次,德育的目的性本质作为一种终极关怀,又为人的全面发展创设了一种高远的理想境界。德育概念本身规定的内在超越性,实际是一种“不竭创造”的人生态度和人生理念,是对有意义的人生的构建,是对人应该怎样生活的构建。这种构建是无止境的。因为,德育所“育”之德性,作为一种人生哲学,力求张扬那些使人成为人或规定人的东西,要穷根究底式地阐释人何以作为人存在,人何以会具有那些属人的东西。它诠释着人是什么,导引着人该怎样去做,以丰富人对自己的目的性,可能性和潜在力的认识,使人的全面发展获得持久的目标意识。

    这就要关涉终极关怀与现实关怀的关系。人的全面发展是一个历史的过程,它体现着绝对与相对,无限与有限的辨证统一。而从实现的维度看,它则体现为人类在具体的社会历史条件下的一种现实努力过程。因为在人的全面发展中起核心作用的德育——德性,作为对特定社会存在的反映,它在各个历史时期对人性的挖掘,对人的塑造必然呈现出具体的历史的特点。比方说,毛泽东强调培养和造就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人,这就是当时历史条件下对全面发展的人的定位。其中德居首位;而这种“德”,不仅包括一般的道德品质修养,而且指上升到世界观,历史观,人生观,价值观的高度的政治品质修养。所谓“又红又专”,在一定意义上也可以说是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的基本要求。而在现阶段,邓小平提出的培养 “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新人目标,则成为我们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的基本标准。德育对人的全面发展的现实维度之设定表明,人的全面发展就存在于现实的实践中,它是与人的现实存在与发展相关联的一种“现实关怀”。这种建立在平凡的生活实践基础上的人的全面发展,是一种理想人格境界;而达到理想人格境界的道路和方式却是平凡的。这正是德育的价值所在。但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我们应该承认,在一定历史时期,所谓人的全面发展只是一种有限的全面发展,或者说是一种从当前现实出发的全面发展,它具有相对性。这是由于人的实践条件发展的相对性所决定的,然而,人的全面发展又是指向未来的,是一个有待努力实现的理想目标,是一种希望,向往和追求。从终极意义上说,人应当把人的全面发展看作是自己生命存在的真正的,神圣的归宿指向,从而把完善的自我一切努力看作是走向归宿的“路”。也许,这一归宿并不一定能够达到完美,但其意义恰恰在于通过人们的一步步现实努力和追求,实现着自己的进步和逐渐趋于全面的发展。这就是它的最高价值。“目标是最重要的,但最重要的是我努力了。”这就是反思和发掘德育的目的性本质留给我们的最重要启示。

 
     
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党委宣传部网络制作小组  电话:010-62331324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丁11号    E-mail:gbt@cumtb.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