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本站首页>>理论研究>>正文
 
多样化高等教育质量观:认识与行动
 
 
广西师范大学教科院 陈 欣
 
 
 
 

    摘 要:多样化高等教育质量观是在当前我国高等教育逐步走向大众化、多样化的现实背景下形成的,是一种得到理论升华、高于实践的理性认识。政府、社会、高校和学生作为提高高等教育质量这一系统工程的关键要素,应担当起行动主体的角色,积极承担起各自新的行动课题和任务,主动进行行动策略的转移和创新,以保证多样化高等教育质量的真正实现。

    关键词:高等教育;多样化质量观;认识;行动

    高等教育量的大规模扩张是否必然会导致高等教育质量的下降 ? 这是我国在高等教育大众化进程中遇到的一个难题。许多专家认为,我国高等教育由精英阶段向大众化阶段迈进的过程中,人们的质量观也必须作相应的转变,不能继续遵从精英教育时期的质量意识和质量标准,而应该树立多样化的高等教育质量观,并为不同类型、不同层次的高校确立不同的质量评价标准。对于这一认识,人们又不免发出疑问:当前我国不同类型的高校在质量水平上所存在的差异是否正为多样化的体现 ? 带着这一问题,笔者进行了相关的研究和探讨,并形成了以下一些认识和看法。

    一、多样化高等教育质量观:一种源于实践又高于实践的认识

    高等教育质量是一个动态的、发展的概念,不同的历史时期,人们所形成的高等教育质量观是具体的、历史的,不具有普遍的意义。一般来说,处于一定社会条件下的主体将自身的需要同高等教育本身的属性结合起来,形成对高等教育满足自己需求的期望,并以此作为评价高等教育质量高低的标准。不同社会条件下社会主体的需求是不同的,因而对高等教育质量的判定标准也有很大的不同。在古代,无论是中国还是西方,高等教育都具有极强的等级性,完全是少数奴隶主、封建主和贵族子弟的特权,广大平民子弟无权接受高等教育。高等学校的任务是传授高深知识,为统治阶级培养统治人才服务,能否培养出符合统治阶级需要的统治人才是衡量高等教育质量的唯一标准。到了近代,工业革命的兴起推动了资本主义经济的迅速发展,科学技术革命促进了社会各方面的进步,社会需要越来越多的高级专门人才和实用人才,对高等学校培养的人才便有了新的要求,同时社会还强调高校生产新知识和新思想的职能,高等教育质量的内涵便有了较大的拓展。而到了现代社会,生产力的快速发展推动了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巨大进步,义务教育的普及、社会民主化和平等化程度的增强,促使人们对高等教育的需求与日俱增,从而有力地推动了高等教育的快速发展。发达国家从 20 世纪 50 年代起就迅速扩大高等教育的规模,由精英高等教育向大众化高等教育迈进。与此同时,他们对高等教育质量的认识也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尤其是美国,逐渐摆脱了传统的僵化统一的质量观,向多样化的质量观转变。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高等教育虽然发展的速度较为缓慢,但自 90 年代中期以来,也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扩招,正在向大众化阶段过渡。为满足社会主体需求的多样性,向大众化阶段过渡的我国高等教育不仅仅表现为规模的扩张,而且在类型、层次和结构方面都有较大的调整,显示出多样化的特征。由此,我们对高等教育质量的评价也应超越精英教育阶段单一的学术质量标准,树立多样化的质量观,促使人们从高等教育满足社会主体需求多样性的程度判断其质量高低,这是我国高等教育在当前社会条件下必然的价值选择。

    多样化的高等教育质量要求不同类型、不同层次的高校要确立不同的质量标准,用多样性而不是用统一的尺度来衡量高等教育的质量。我国高等教育多样化,促使其质量水平也表现为多样化。这不仅是对实践感性经验的简单总结,而是一种理性的认识,是得到理论升华并为别国实践检验所证实的高于实践的认识。首先,多样化高等教育质量观的实质不是肯定目前一些质量水平低劣的高校,也不是简单地承认当前我国高等教育质量水平参差不齐的合理性,或是鼓励各高校随意确立自己的质量标准,而是主张为具有不同培养目标和规格的高校制定不同的质量标准,从不同的方面去评价高等教育的质量。其次,多样化高等教育质量观的形成有着深厚的理论基础。高等教育职能的分化是多样化质量观形成的客观理论基础。初始的大学只是传递知识,通过教学活动培养人才。 19 世纪初德国洪堡创办柏林大学时,倡导“教学与科研相统一”,使高等教育的职能得到了扩展。 19 世纪下半叶到 20 世纪初,美国“莫里尔赠地法案”和威斯康星大学的社区服务思想则进一步把高等教育的职能扩展为教学、科研和社会服务三者的结合。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经济、科技的高速发展和发达国家高等教育大众化进程的加快,高等教育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同时为满足社会主体需求的日益个性化和多样化,目前世界高等教育已经分化为具有多种组织形式、多种职能特征的复杂系统,因而也就形成了学术取向的、社会需求取向的、市场取向的等多种价值取向的质量观。“高等教育三段论”的创立者马丁·特罗在总结发达国家大众化进程规律时指出,量的增长必然要引起质的变化,大众化高等教育系统是多样的,因而其社会功能、质量标准也是多样的。 1998 年第一届世界高等教育会议通过的《 21 世纪高等教育展望和行动宣言》则进一步指出,“高等教育质量是一个多层面的概念”,“要考虑多样性和避免用一个统一的尺度来衡量高等教育质量”,“传统的精英高等教育所形成的单一的学术质量标准已经不适应于大众化高等教育的质量标准,必须树立多样化的质量观和质量标准”。实践中,英国在推行高等教育大众化时,在一段时期内曾固守精英教育阶段单一的学术质量观,把精英标准扩大到多科技术学院和教育学院等非尖子高等教育部门,从而导致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步伐非常缓慢。而美国的高等教育在大众化进程中,开辟了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形式,并树立了多样化的高等教育质量观,从而有力地推动了高等教育的蓬勃发展。

    二、由认识到行动:当前我国高等教育质量面临的新课题

    经过深入研究和讨论,如今,多数学者对我国在当前阶段应该树立多样化的高等教育质量观已初步达成共识,如何在多样化高等教育质量观的指导下,采取具体的、有效的行动措施促进我国高等教育质量的提高,则是一项更为重要,也更为艰巨的任务。具体来说,政府、社会、高校和学生不仅是对高等教育质量最为关心的利益群体,而且他们本身就是提高高等教育质量这一系统工程中最为关键的四个要素。因此,他们不仅要尽快完成观念上的转变,而且必须积极承担起以下各自新的行动职责和任务,进行行动策略的转移和创新,去实现和创造我国高等教育质量的多样化,促进我国高等教育质量的提高。

    1 .政府的行动职责

    长期以来,政府对高等教育的质量问题一直极为关注,并通过主导和制定评估标准,规划和组织评估活动,对高等教育质量直接予以管理和监控。但是,随着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进程的加快,高等教育体系变得越来越庞大,类型和层次也越来越多样和复杂,并且多样化高等教育质量观已成为一种合理的观念被人们所接受和认同。在此情况下,政府不仅已无力胜任对全国上千所公立高校和上千所私立高校进行直接的评审和认可工作,而且划一性程度一向较高的政府评价也难以保证高等教育质量实现真正的多样化。对此,政府必须进行行动策略的转移,把工作重点由直接主持评审工作转向宏观调控上来。其一,建立一个合理、公正的高等教育质量评估和认可机制,为各级各类高等教育制定一个基本的质量标准,组建专业的评估机构,授权评估机构独立开展工作,大力进行评估和认可制度建设,并通过立法和明确的教育政策将评估机制规范化、权威化,以保证各评估机构依法稳定地开展工作,同时保证政府作为主要的价值主体继续发挥其积极作用,主导和影响整个评估进程。其二,为保证高等教育质量的稳步提高,政府还必须加大对高等教育的资金投入。尽管当前我国民办高校发展迅速,各种社会投资已成为高等教育一个重要的资金来源,但是对于在高等教育系统中占主导地位的公立高校来说,持续的扩招已使许多高校面临着基础设施、教学设备和图书资料严重不足的巨大压力,这无疑会影响到教育质量的提高。对此,除继续广泛吸引社会投资外,政府必须加大对高等教育的投入,这是保证高等教育质量的一个基本条件。其三,随着高等教育发展速度的加快,政府必须加强其宏观调控职能,主动调整高等教育的结构布局。当前,我国许多高校为寻求发展机会,不是从办学特色、从现实的培养目标上下功夫,而是盲目追求升级,从而导致高等教育结构的重心不断得到提升,但是其质量是否上升,是否与社会的政治、经济发展相适应,还值得去考虑。并且,高等教育发展中市场导向作用的加强,使一些高校过分追求市场效应,在专业设置、培养目标上过分迎合市场的短期需要,这不利于高等教育长期、健康地发展。这些都需要政府强化其宏观调控职能,主动调整高等教育结构,使市场与政府的力量结合起来,共同推动高等教育的发展。

    2 .社会的行动课题

    社会作为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系统工程的关键要素之一,必须担当起评价主体的角色,通过其评价的导向、激励和诊断功能,影响和促进高等教育质量的提高。投资者、用人部门和其他相关群体,应充分发挥其力量优势,本着对自身和整个社会负责的精神,在法律和有关政策指导下,主动组建社会评估机构,吸引企业界人士、学生家长、新闻媒体,以及其他关心高等教育的人士参与到评估工作中来,在多样化高等教育质量观的指导下,制定出分层、多元的质量评估标准体系,对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高校分别制定出具体的评价标准,然后根据标准公正、透明、独立地开展评估工作,并及时准确地提供信息反馈。此外,社会还应该鼓励专业性中介评估机构的工作,并对他们给予大力的支持。

    3 .高校的行动使命

    高校是高等教育质量工程最直接的承担者,因此,在当前以多样化质量观为指导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系统工程中,高校担负着重要的行动使命。首先,各高校必须根据本校的实际明确自己的坐标与位置,在此基础上优化其培养目标。盲目地追求升格,或本是职业技能型学校非要争取办成科研型大学,不仅是不明智的选择,而且也是没有必要的,关键的出路在于从培养目标的特色化上下功夫,培养具有一定特长的社会所需要的人才。其次,高校必须加大课程与教学改革的力度,摒弃陈旧落后的内容,根据所定的培养目标构建能够反映时代特色、符合学生发展需求、科学取向与人文精神相融合的课程体系,充分发挥学生的主体性,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再次,各高校还应努力建立一套全程评价、全员参与的自我评估机制。高校自我评估是促进其提高质量的重要动力,并有利于及时发现问题,及时解决问题。同时,高校的自我评价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其接受外部评价时的被动反应,因而能够较为真实地反馈信息。高校对自身的评价不仅要注重结果,而且要加强对过程的监控。应建立一套包括教学过程和结果在内的全程评价体系和制度,同时,应组织学校领导者、教师和学生共同参与评价,以获得全面的反馈信息,并调动全校人员的积极性。

    4 .学生的行动要求

    要保证多样化高等教育质量的提高,需对学生的行动提出一定的要求。学生必须学会客观地了解自己,认识自己,根据自己的实际自主地选择接受何种类型、何种层次、何种形式的高等教育,对各类高校的存在价值形成一个正确的判断。并且,在学习的过程中,还要学会自我管理。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其培养形式也是多样化的,尤其是像远程教育、各种非全日制形式的教育不可能对学生的学习进行直接的监督和管理,因此要求学生必须具有高度的自觉性,能够自我管理,主动地进行学习。这是保证多样化高等教育质量提高的又一个重要要求。

    参考文献:

    [1] 李志仁.我国应建立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 [J] .高教探索, 2001 ,(1).

    [2] 杨德广.高等教育的大众化、多样化和质量保证 [J] .东南学术, 2002 ,(2).

    [3] 张应强,高等教育质量观和高等教育大众化进程 [J] .江苏高教, 2001 ,(5).

    [4] 邱梅生.大众化高等教育质量研究综述 [J] .江苏高教, 2002 ,(1).

    [5] 中国教育家展望 21 世纪 [M] .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 1997 .

    (文见《现代教育科学》2003年第3期) 

 
     
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党委宣传部网络制作小组  电话:010-62331324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丁11号    E-mail:gbt@cumtb.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