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本站首页>>专题学习>>正文
 

“两弹一星” 魂贯千秋

 
 
——为什么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更要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社会法制
 
 
 
 

  编者按:为深入学习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全面贯彻党的十六大和十六届三中全会精神,中央宣传部理论局组织撰写了通俗理论读物——《理论热点18题》。本书充分运用理论创新的最新成果,紧扣干部群众的思想理论困惑,对难点热点问题进行了深入浅出的分析和回答,具有较强的针对性和说服力。本书观点准确、说理透彻、通俗易懂、可读性强,可作为广大干部群众、青年学生理论学习的重要参考材料。本站特别开辟专题,摘登书中的内容。

  1964年深秋的一天,一朵从我国西北大漠腾空而起的蘑菇云震惊了世界: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三年后,中国第一颗氢弹空爆实验成功。又过了三年,一曲响彻寰宇的“东方红”向世界宣告:中国掌握了人造卫星技术。两弹一星的成功,彻底打破了霸权主义的核垄断、核讹诈,使中国真正成为具有世界影响的大国,以更加昂扬的姿态屹立于世界的东方;改变了西方那种轻视新中国、看不起中国人的顽固偏见。两弹一星的成功向全世界证明,中国人有志气,别人能做到的事我们也能做到,而且能做得更快更好。在国际敌对势力对我进行严密封锁、国内物质条件极其困难、技术基础十分落后的情况下,“两弹一星”以世界第一的速度取得成功,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其中原因很多,没有党的坚强领导不行,没有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不行,而更不可缺少的就是科研人员那种被称为“两弹一星”之魂的报效祖国、迎难而上、顽强拼搏的伟大的民族精神。对此,人们是高度认同、引以自豪的。然而,冷战时代早已结束,经济全球化的趋势在不断发展,中国与国际社会的交往日益密切,为什么还要强调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呢?一些人感到不以为然,甚至存在种种误解。因此,对于什么是民族精神、要不要弘扬民族精神、怎样弘扬民族精神等问题,确有必要进行深入的探讨。

  民族精神 源远流长

  民族精神是民族的灵魂,是一个民族在长期共同生活和社会实践基础上形成的文化传统、价值观念和思想情感的集中反映。民族精神体现了一个民族独有的精神特质,是这个民族与其他民族相区别的重要特征,它对民族的生存和发展具有巨大的作用。

  中华民族曾经历过无数次灾难,也曾战胜过无数次灾难,在数千年的发展历程中铸就了伟大的民族精神。从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开始,到孔子的“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孟子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从诸葛亮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到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从东林书院的“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到顾炎武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都在丰富和发展着这种民族精神。鲁迅先生曾经这样说: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鲁迅在这里所赞扬的也是中华民族数千年来那种一脉相承的民族精神。

  作为中国工人阶级先锋队、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先锋队的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过程中,为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注入了许多新的内涵。民主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队伍先后形成了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等;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民又在党的领导下形成了抗美援朝精神、大庆铁人精神、雷锋精神、焦裕禄精神、“两弹一星”精神、孔繁森精神、抗洪精神,以及在抗击非典斗争中显现出来的和衷共济、迎难而上的精神等,使我们的民族精神日益丰富、充满生机。

  总起来看,在五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中,中华民族在改造生存环境、抵御外来侵略、争取民族独立、推翻反动统治和建设祖国的奋斗中,逐步形成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团结统一、爱好和平、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伟大民族精神。这种民族精神为我国各族人民所高度认同,也为全球华人所高度认同。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是中华民族的灵魂和精神支柱,反映了中华民族的整体风貌和精神特征,体现了中华民族共同的价值理想和目标追求。

  思潮激荡 不失本色

  随着现代通信技术和现代交通技术等先进科学技术的发展和经济全球化步伐的不断加快,世界上各种思潮相互碰撞和交织的机会越来越多,各民族的文化相互渗透已成必然。于是,有些人认为,经济全球化必然带来政治、文化的全球化,民族和国家正在走向终结,整个世界日益变成一个“地球村”。在这种形势下,再强调和弘扬民族精神,岂不是逆潮流而动?这种看法显然是错误的。

  经济全球化是一种客观的历史趋势。但是,“经济全球化”并不等于“政治全球化”、“文化全球化”,更不等于“民族全球化”。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今天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个要不要的问题,而是一个必须回答好的重大课题。

  首先,即使从经济全球化的角度看,民族精神也是不可忽视的。因为经济全球化主要是指市场、生产、金融、能源、交通、劳动力等经济要素的流动和配置越来越打破国家的界限,但无论各国经济如何相互交融,各国的经济地位、经济份额、经济利益都不可能消除差别。任何一个国家在参与经济全球化进程中,都是立足于争取更有利的国际经济地位,在世界上占有更大的经济份额,取得本国更大的经济利益,而这一切都需要通过弘扬以维护本民族本国家利益为宗旨的民族精神,才能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凝聚民心,鼓舞斗志。

  其次,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有利于我们应对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挑战,在激烈的全球竞争中掌握主动。在经济全球化加快发展的当今世界,以经济力、科技力、军事力为主要内容的综合国力竞争日趋激烈,在背后则渗透着文化力的角逐和较量。民族精神作为文化力的核心,具有对内凝聚和动员民族力量、对外展示民族形象的重要功能。有没有高昂的民族精神,是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国力强弱的一个重要尺度。强大的精神力量不仅可以促进物质技术力量的发展,而且可以使一定的物质技术力量发挥出更好更大的作用。特别是要看到,经济全球化一方面促进了资本、技术、知识等生产要素在全球范围的优化配置,给发展中国家提供了新的发展机遇;另一方面,现在的经济全球化基本上是由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的,世界经济的“游戏规则”主要是由他们制定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等重要的国际经济组织也是被西方发达国家所控制的。某些经济发达的大国动辄以经济制裁相威胁,使发展中国家经常面临着经济风险。因此,在参与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弘扬民族精神是提高警惕、独立自主、趋利避害、化解风险、维护安全必不可少的精神武器。

  第三,弘扬民族精神有利于抵御西方敌对势力对我国进行“西化”、“分化”的战略图谋。对发展中国家来说,不能对全球化盲目跟从,因为西方发达国家不会自动放弃强权政治和掠夺政策,因此绝不能以为经济全球化会带来天下太平、世界大同。如果应对得不好,经济全球化不仅会带来经济上的风险,而且会带来政治上的风险。西方国家经常利用经济全球化,以帮助和推动经济改革为借口,试图把它们的价值观念和社会制度强加给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冷战结束以后,西方敌对势力已经把中国作为意识形态的主要对手,必然会利用我们参与经济全球化进程,加紧对我国进行思想文化渗透。他们会凭借在经济技术上的优势,通过各种途径输入他们的价值观念,对我国的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实施打压和冲击,以期达到使我们在精神上解除武装的目的。面对这种状况,弘扬民族精神不仅具有极大的必要性,而且具有很强的紧迫性。

  由此可以看出,在经济全球化的条件下,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不仅十分必要,而且十分紧迫。但有一些人仍对弘扬民族精神存在一些疑虑和担心。

  有人说,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强调民族精神,是因为现在马克思主义已经不灵了,只能靠弘扬民族精神来凝聚人心。这显然是一种错误的认识。马克思主义是迄今为止最科学、最严整、最有生命力的理论体系。它把严格的科学性、实践性和革命性有机地结合起来,深刻揭示了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客观规律,为人类进步、社会发展指明了正确方向,成为人类文明史上不朽的思想丰碑。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已为俄国革命、中国革命和其他许多国家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所证明。苏东剧变所证明的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失败,而是因背离马克思主义所招致的失败。苏共先是以教条僵化的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后来以背叛和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最终导致自己垮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蓬勃发展,从正面令人信服地说明:只要紧密联系实际,毫不动摇地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就会不断显示出强大的威力。而我们这里所说的实际就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实际、民族精神实际。马克思主义已经为中华民族的伟大精神注入新的活力,二者相互结合,相得益彰。

  还有人说,弘扬民族精神会导致狭隘的民族主义。这种看法也是片面的。实际上,我们强调的民族精神,绝不是一种自我封闭的东西,我们党历来是反对狭隘民族主义的。相反,我们党有着开放的心态和博大的胸怀,既坚持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和民族文化,同时也主张尊重其他民族的利益和文化,学习其他民族的优秀文化成果,同世界上其他民族的文化共存共荣。这和那种损人利己的狭隘民族主义完全不同。中国绝不会走西方发达国家那种依靠经济掠夺、军事扩张实现现代化的民族扩张主义的道路,而是通过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不断发展壮大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不断扩大与世界各国的交往,但目的是互利互惠,共同发展,增进与各国人民的友谊,而不是掠夺和侵略。西方国家一些人害怕我们因为弘扬民族精神,而使中国发展得更快,所以把我们弘扬民族精神污蔑为搞狭隘的民族主义,这不过是所谓的“中国威胁论”的一个翻版。

  也有人有这样的担心:强调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会不会削弱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在我们看来,这一忧虑是大可不必的。马克思主义是开放的、不断发展的科学理论学说,它必然会吸收各民族的优秀文化成果。也只有与本民族特点相结合的马克思主义,才能够真正适应本国社会发展的需要。毛泽东曾经说过:“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主义者,我们不应当割断历史。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的遗产。”可以这样说,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是浸润着民族精神的马克思主义,中华民族精神是经过马克思主义改造的民族精神。在当代中国,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与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并不矛盾,二者统一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中。我们今天讲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就是要热爱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在党的领导下为祖国的繁荣富强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因此,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不存在会削弱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问题。

  强基固本 发扬光大

  民族精神的弘扬和培育关系到国家生存发展的根基,关系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成败,关系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实现,我们不能不把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作为文化建设极其重要的任务。

  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需要发挥“主心骨”的核心作用。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三大成果,是我们进行文化建设的“主心骨”。面对世界范围各种思想文化的相互激荡,只有坚持这个“主心骨”的指导,才能铸牢我们伟大民族的精神之魂,在全社会形成共同理想和精神支柱。

  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需要充分挖掘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遗产。经过五千多年的历史积淀,中华民族创造了为世人所惊叹的灿烂文明,形成了博大精深的思想文化宝库。弘扬和培育中华民族精神,必须充分汲取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思想营养,以陶冶情操、咨政育人、塑造民族品格,使民族精神世世代代得以继承和发扬。

  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需要充分汲取世界其他民族的优秀文化的营养。任何民族精神,如果僵化保守,固步自封,都会走向狭隘和衰落,都会失去吸引力、感召力和凝聚力。只有博采各民族之长,才能使民族精神的内涵日益丰富;只有具备“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气度和眼光,才能使民族精神不断焕发出新的生机,在经济全球化的洗礼中显示出更加强大的生命力。

  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需要坚持不懈地在全体民众中开展民族精神的教育。我们应该把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作为文化建设极为重要的任务纳入国民教育全过程,纳入精神文明建设全过程,使之真正成为全体民众共同参与的社会实践,使人们在社会生活中随时随地都能受到民族精神的感染和熏陶。要运用各种载体和形式,开展中国历史和国情教育、优秀文化和革命传统教育、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成就教育,增强全民族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激发全民族的创造力和生命力。

  中华文明之所以五千多年绵延不绝,始终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成为世界历史中最为古老而又惟一没有中断的文明,就是因为我们民族精神具有强劲的传承力和非凡的凝聚力。而今天,面对经济全球化的趋势,我们既不能因为它带来机遇而丧失警惕,更不能因为它带来挑战而畏缩不前。因为任何强大的民族精神都不可能在温室里培养出来,而总是在风雨中经受磨炼,获得发展。我们相信,在经济全球化的潮流中,中华民族的伟大民族精神一定能够经受住各种考验,不断发扬光大。

 
     
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党委宣传部网络制作小组  电话:010-62331324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丁11号    E-mail:gbt@cumtb.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