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本站首页>>专题学习>>正文
 

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一道求解的方程

 
 
作者:李忠杰 来源:了望新闻周刊
 
 
 
 

  提高执政能力,关键是如何正确掌握和运用国家权力。用形象的话来说,艘好比矗解方程。权力+Y=x,执政能力是一种Y。如果执政能力大大提高了,我们处理和解决国家大事、人民大事的效果就会更快、更好、更高。

  解方程,是数学的基本功。

  科学技术中,有无效的方程需要计算求解。社会生活中,也有无数的方程需要计算求解。

  权力,就是人类社会一个极其复杂的元素和现象。围绕着它,可以构成无数的方程式。这种方程式,表面上似乎很简单:权力=x.在不附加任何条件的情况下,x几乎可以是任何东西。但到底是什么呢?它其实是与不同的附加条件联系在一起的,也就是说,实际的方程式应该是:权力+Y=x。这里的Y就是附加条件,它可以是忠诚,可以是奉献,可以是勤勉,也可以是苟且,可以是自私,可以是贪婪。其结果,亦即x,也就必然会是不同的答案,可以是廉洁,也可以是腐败;可以是辉煌,也可以是毁灭。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方式,附加不同的条件,去解答它 ,就可以得出无数不同的结果。

  提高执政能力,关键是如何正确掌握和运用国家权力。用形象的话来说,就好比是解方程。得出什么结果,全靠我们怎么去认识它、把握它、计算它、解答它。

  权力是什么

  执政,就是掌握政权,或者是掌握国家的政事。无论怎么定义,它都是以权力为基础,与权力联系在一起的。取得了国家权力,就取得了执政地位,也才谈得上掌理政事。失去了国家权力,也就失去了执政地位。所以,执政的前提和最基本条件是国家权力,执政的最主要内容也就是掌握和运用权力来治理国家、管理社会。

  握有权力、运用权力,自先就得搞清楚,什么是权力?

  权力是什么?古今中外,人们对它的探寻和描述有千千万万。在某种程度上,它就像现代的一种智力玩具——“魔方”。在那表面似乎规整的正方体下,隐藏着无穷的玄机。千变万化,深不可测。既能给人带来无穷的快慰,又能让人陷于极度的沮丧。许多人像迷恋魔方一样迷恋于权力,企图成为它的至高无上的占有者;但许多人又像陷入魔方固有的圈套一样。空耗多少年华而无功而返,甚至误入极力的歧途而难以自拔。

  按照《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的解释,权力呈一个人或许多人的行为使另一个人或其他许多人的行为发生改变的一种关系。

  按照德国学者韦伯的意见,权力是一个人或许多人在某一社会行动中,甚至是在不顾其他参与者反对的情况下实现自己意志的能力。

  按照美国学者普拉诺的意见,权力是根据需要影响他人的能,之所以能影响他人,呈因为这种能力对不服从者产生惩戒的威胁。

  还有其他种种解释。多数都认为权力反映的是人与人之间—种特定的社会关系,是社会主体之间由一方按照自己的意志对他方的行动进行影响、控制、命令以及制约的能力。

  说得更明白一点,按照我的理解,所谓权力,就是指一种能够根据自己的意志影响和支配他人从事即使自身本不愿意的行为的能力。

  这种定义,似乎很幺。在我们日常的印象中,权力不就是玉玺、印章所标志的某种神圣和指令吗?或者不就是国家任命的各种官衔、职务及其所带来的生杀予夺的威严吗?但仔细一琢磨,玉玺、印章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呢?官员职权的实质又是什么呢?其实,在它们背后,反映的都是一种关系,—种某些人影响和支配另一些人的能力。历朝历代,当官的威风所在,不就是在于能够支配别人吗?影响和支配别人当然可以有很多方式,比如,用自己的威信、模范行为、人格力量的方式等等。但这不是权力。只有当我们即使不愿意,但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服从时,我们才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权力的存在和权力的力量。

  基于这样的理解,我们便可以明白《现代汉语词典》对“权力”一词的解释了。“权力”是指政治上的强制力量,如“国家权力”,“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二是指职责范围内的支配力量,如“行使大会主席的权力”。两者其实都是支配,只不过支配的范围和力度有大有小罢了。

  国家作为最重要的政治主体,掌握着人世间最强大最广泛的权力,即国家权力。国家权力是一种特殊的公共权力。它是由国家机器掌握和行使的、对全体社会成员均有制约作用的政治力量。这种权力依靠的是一整套严密的国家机器,以法庭、警察、军队等等暴力机器为强大后盾和保障手段。国家权力的效力范围几乎遍及人的一切行为领域,任何其他的组织、团体都不可能拥有这样的能力。

  国家拥有这样的权力干什么呢?干三件事情:第一,统治,即控制、支配和影响国家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生活;第,管理,即负责管理一切社会公共事务,维持社会的一定秩序;第三,保卫,即保卫国家的领土、主权和安全,防御外来的侵略和颠覆。

  这三件人事说起来似乎简单,但做起来却极不容易。没有权力,做不了这些事。有了权,也未必能做好这些事。更重要的是,这种带强制性的权力只能用来做这三件大事,而不能随便用来做其他什么事。如果把这种权力用来对付人民、对付老百姓,用来占国家的便宜,揩老百姓的油水,那就使权力变味了。

  权力,有自己特有的性质、特征,也有自己特有的运行规律。凡执政党或执政者,要真正合理地运用权力,首先就要对权力、政权本身有科学的认识,认识政权运行的规律,遵循政权运行的规律,按照规律的要求,对国家权力进行科学合理的配置,使各个部分、各个方面的权力结成相互协调、配合互补、监督制约的关系,从而能够在民主、科学、高效的轨道上运行。

  作为执政党来说,我们掌的是国家大权,干的是社稷大事,承担的是治国理政的重任。怎样执政,至关紧要。因此,一定要认清什么是权力,权力意味着什么,怎样对待权力。

  我们掌了那么多年的权力,难道对权力是什么的问题还不清吗?当然是清楚的,但也有不那么清楚,或有些人不那么清楚。比如,有些人权迷心窍,有些人争权夺势,些人以权谋私,......所有这些人,他们都只知用权力来支配和占有他人是多么惬意,但却没有真正知道:

  权力,是施政的武器,也是腐败的酵母.它能助你成功,也会使你堕落。

  从天堂到地狱,只有—步之遥。滥用权力,就是连接这两者的通道。

  所以,权力=x。这似乎是最简单的方程式。但这个x到底是什么,应该是每一个执政党或执政者首先要搞清楚的问题。


  权力从何而来

  权力=x,这里的权力,一个静止的概念。在某种意义,一个“矢量”,即有大小也有方向的概念。就像一支箭一样,有去向。权力从何而?又朝何而去?这是运用政权执政者必需进一步搞清楚的带有根本性的问题。

  权力作为一种带强制性的支配力量,到底从何而来?是谁给予的?本质上又属于谁?这一问题看起来很简单,但其实却几乎是千古之谜。

  古往今来,人们对此的解说五花八门。有的说,是“天”给的;有的说,是”上帝”给的;有的说,是靠强力夺取的;有的说,是靠自己本事获得的;还有的说,是花钱买来的… 所有这些,说法不一,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都是掌权者试图用各种理由来论证自己手中权力的合法;而这种理由,往往是借助于外在的超自然的力量,如神、上帝等等,以增加它的威严和神秘感。

  随着政治文明的发展,笼罩在权力之上的神秘面纱一层层被揭开。近现代的思想家们已经不相信权力是由神赐予的,而主张用天赋人权、社会契约等等理论来解释权力的来源,认为人人生而平等,无论高低贵贱,都享有同样的权利,只不过为了管理社会的需要,人们达成一种契约,把权力授予一部分人,委托他们来进行管理。所以,权力应该是来自人民,说到底,主权在民,主权应该归民。

  马克思主义发展了近现代的政治文明,认为,历史活动是群众的事业。人类社会的全部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都是人民群众创造的。人民群众是历史的主人,所以也是一切权力包括国家权力的最终来源。人民群众委托能够代表他们利益的政治力量管理国家、管理社会,也就是把权力授予了这种政治力量。无论国家权力的大小如何、结构如何、使用状况如何,归根结底。一切国家权力都来自于人民,属于人民。

  中国共产党经过长期的奋斗,“已经从一个领导人民为夺取全国政权而奋斗的党,成为一个领导人民掌握着全国政权并长期执政的党”。党的执政地位,是通过革命斗争获得的,归根结底,是在人民群众的支持下得到的。有个美国记者曾问毛泽东:“你们办事。是谁给的权力?” 毛泽东回答:“人民给的,人民要解放。就把权力委托给能够代表他们,能够忠实为他们办事的人,这就是我们共产党人。”1954年,新中国制定的第一部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此后,我们所有的宪法和法律都确认这一最高的原则。党的权力从何而来?国家的权力从何而来,从人民而来?这个答案是明确的,也是确凿无疑的。

  我们的各级干部。或多或少也掌握着一定的权力。这些权力又是从何而来呢?按照现有的权力关系,似乎是由一级级组织,一级级政府授予的。但是,这些组织、政府的任免权又是从何而来呢?显然,它并不是一种终极权力,最终的源泉仍然在人民手中。而且,随着政治体制改革的发展,我们的干部除了上级任免外,很多也要经过人民代表大会的批准,或以其他方式征求民意。所以,说到底,领导干部手中的权力仍然来自于人民。

  但在实际生活中,有些领导干部并不真正懂得这个道理。在有研究者所做的一次问卷调查中,64%的人认为权力的获得取决于领导的赏识,即“权力是领导给的”:30%的人认为领导赏识与个人努力各占一半;5%的人认为是靠个人努力;而仅有1%的人认为权力的获得取决于群众的认可。更有甚者,形象地表达说:自己手中的权力是“苦心积虐得来的,千辛万苦挣来的,劳民伤财接来的。”权力的来源认识不清,去向自然就容易不明了。所以,有些人,心生错觉;谁能让我当宫,我就巴结谁;谁决定我的升迁,我就服务于谁。有些人,一旦把权捞到手上,便下决心挣回“成本”,甚至要“增值升值”。于是,凭借权力捞取名誉、地位、金钱、住房、物品、享乐乃至美色。有的甚至奉行“多捞多得,少捞少得,不捞不得”的原则。

  许许多多的案例都告诉我们,执政者,不仅需要知道权力是什么,更要真正搞清楚我们的权力从何而来的问题。只有搞清楚从何而来,才能知道对谁负责;只有将权力的“来源”和“去向”统一起来,才能保证权力运用和运行的纯洁性、正当性、合理性。这也许是执政的一条“铁律”。

  权力为谁服务

  执政,就是掌权。“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这话好像有点儿贬义,但从权与令的关系来说,倒也是事实。有权,就可以发令。有权,当然也应该发令。

  问题是,为谁发令呢?或者说,发令为谁呢?

  古往今来,官场之中,许多人都把权力当成谋取私利的工具。一旦有权,就用来谋钱,用来压人,用来捞取种种便宜。为谁呢?为的是自己,为的是裙带,为的是家族。 “为”的对象由公变成了私,他们掌握的权力,也由公权变成了私权。

  人们之所以对“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不以为然,其实就是因为有些小人,一旦得势,便迫不及待地以权谋私,干出种种为非作歹之事来。

  以权谋私,害苦了老百姓,也坑害了国家。所以,人们迫切希望解决用权为谁的问题。

  逻辑本来很简单,谁授予的权力,就向谁负责;权力归谁,就为谁服务。

  如前所述,权力是一个“矢量”。国家的权力属于人民,理所当然就应该用来为人民服务。权力按这样的目标使用,才是正当的,也才是合理的。在权力运用和运行的整个过程中,人民都可以加以监督。谁如果不是用来为人民眼务,而是为自己、为少数人服务,人民就可以毫不犹豫地将这种权力收回去。

  从共产党来说,掌权,执政,无非就是受人民的委托管理国家、管理社会。执政的权力来自于人民,所以就必须受制于人民;国家的权力归人民所有,所以就必须服务于人民。党在掌握政权的情况下,与人民群众关系的核心,是受人民的委托,按人民的意愿执好政。掌好权,党的一切执政活动,都要从人民的意愿和利益出发,把为人民谋取利益当作最根本的目的。归结起来,就是江泽民、胡锦涛同志所说的“执政为民”四个字。

  权力用于为民,这也是由共产党的性质决定的。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也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是中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忠实代表。党本来就星为着人民的利益而组织起来的,一切活动都是为了人民的利益。党区别于其他任何政党的一个显著的标志,就是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保持最密切的联系,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体的利益出发。除了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之外,没有任何自己的私利。这样的性质和宗旨,当然也就决定了我们只能“立党为公”,而不能“立党为私”,只能“执政力民”,而不能“执政为己”。

  历史上,并非所有的统治者或掌权者都不知道为民办事、为民谋利、为民造福的道理。一些清官、好官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为老百姓办了不少好事。但我们共产党人在执政理念上与他们根本不同的—点在于,我们认识到,自己手中的所有权力都是来自于人民,属于人民 因而,必须用来为人民服务、为老百姓办事。这种服务,不是青天的恩赐 而是应尽的责任。尽不到这种责任,人民就会把权力收回。只有想到这里,我们才时时有一种责任感、危机感、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生怕失去人民的信赖和拥护。

  谁授予权力,就为谁服务,这个道理,在逻辑上简单明了,但在实际生活中,却仍然存在不少问题。明白权力为谁服务,不仅在于愿望,还更在于现实;不仅在于逻辑,还更在于体制。只有建立完善的制度、体制和机制,让每一个掌权者都真正明白,来自人民的权力是不能用于人民之外的。谁如果不信,谁就要受到惩罚。谁颠倒了服务的对象,谁就有被剥夺权力的危险,只有这样,权力为谁所用的问题才能真正得到解决。有了严格的规范,权力运用的方向才能得到保障。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干木匠活如此,运用权力更是如此。

  所以提高执政能力,就必须在认清、澄清权力来源的基础上,建立和完善责任机制,规范权力的运行,保证国家权力始终掌握在人民手里,做到“ 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就具有特殊的重要性,提高执政能力,就必须提高我们领导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建设的能力,就必须坚持以人为本,坚持以民为本;就必须大力加强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建设,健全民主制度,完善民主机制,丰富民主形式,扩大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保证人民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

  提高运用权力的水平

  国家权力,是个庞大的机器;掌握和运用国家机器,是个巨大的系统工程。

  权力+Y=x。这里的Y,千变万化,风情万种。Y不同,x也会不同。

  我们的执政能力,也许就是一种Y。如果执政能力大大提高了,我们处理和解决国家大事、人民大事的效果就会更快、更好、更高。我们已经讨论过,执政能力包含着丰富的内容。它可以从我们所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各项工作来展开,可以按照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这三大文明建设的布局来着手。但归根结底,既然是执政,既然是执政的能力,所以,就要围绕着国家政权问题,抓住执政这个大题目做文章,下大气力提高掌握和运用国家机器的本事和水平,提高运用权力治理国家、管理社会、推进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本事和水平。

  首先,要提高掌握国家政权、巩固执政地位的能力。

  我们是执政党。执政党的地位来之不易。保持和巩固这个地位,不仅对我们这个党,而且对于中华民族都有重要的意义。无论对于党的整体,还是对于每一个干部、党员来说,都要增强执政意识。都要按照党的纲领、路线的要求,通过自身不懈的努力,巩固党的执政地位。要学会掌握和运用国家机器,提高掌握和运用国家权力的能力。要深入地研究国家机器的构造和特点,分析国家权力的组成和运行规律。按照客观规律的要求,恰当地配置权力资源,形成一个合理的权力结构,建立起结构合理、配置科学、程序严密、制约有效的权力运行机制,使它们之间既互相配合,又互相制约,保证高效、快捷地运行。

  第二,要提高驾驭国家机构、协调各种政权组织相互关系的能力。

  国家权力是由各个国家机关共同掌握和行使的。党处在执政的地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党理所当然地要承担好“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责任。要改革和完善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通过制定大政方针,提出立法建议,推荐重要干部,进行思想宣传,发挥党组织和党员的作用,坚持依法执政,实施党对国家和社会的领导。

  党委在同级各种组织中应该发挥领导核心作用,集中精力抓好大事,支持各方独立负责、步调一致地开展工作。改革和完善党的工作机构和工作机制。正确处理好党政关系。规范党委与人大、政府、政协以及人民团体的关系,支持人大依法履行国家权力机关的职能;支持政府履行法定职能,依法行政;支持政协围绕团结和民主两大主题履行职能。

  第三,要提高管理国家事务、推动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全面进步的能力。

  执政,就要治国理政,就要掌管和处理好国家大事,一个党能不能取得执政地位,能不能巩固执政地位,关键要看治国理政的水平,看能不能制定和实施好执政的纲领、路线、方针、政策,把国家和人民的大事管好、治理好。新世纪新阶段,中国的大事,就是要完成推进现代化建设、完成祖国统一、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三大任务;就是要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就是要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领导好社会主义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党的执政能力,要在实施这样的领导过程中体现出来。

  党处在执政的地位,需要对国家面临的形势和任务作出科学的判断和分析,对一系列重大事项和问题作出科学的决策。所以,必须提高决策能力和水平。要改革决策体制。完善深入了解民情,充分反映民意、广泛集中民智、切实珍惜民力的决策机制,推进决策科学化民主化。完善重大决策的规则和程序,建立社情民意反映制度,建立与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重大事项社会公示制度和社会听证制度,完善专家咨询制度,实行决策的论证制和责任制,防止决策的随意性。

  第四,要提高整合社会关系、解决社会矛盾、保持社会稳定的能力。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亿万人民群众自己的事业。党必须把为人民谋利益作为自己全部活动的出发点和归宿。必须坚定不移地依靠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其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义事业的建设者,依靠各民族人民的团结,依靠新时期最广泛的统一战线,依靠党所领导的人民军队。把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最广泛最充分地调动起来。各尽其能,各得其所,共同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

  人民群众作为一个整体,各方面都有很多具体利益,当中也会有不同形式的人民内部矛盾。党处在执政的位置,负有重要的协调利益关系、解决社会矛盾的责任。面对新形势下的各种内部矛盾,要总结历史经验,从新的实际出发,统筹兼顾,维护大局,整合各种社会关系。维护国家、民族、社会的整体利益,又恰当照顾各个方面的具体利益,积极探索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新思路、新方法,努力健全人民内部矛盾的调节机制,综合运用民主、法制、行政、教育等各种方式,认真做好新形势厂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这篇大文章。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维护好社会稳定。

   (作者为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教授)

 
     
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党委宣传部网络制作小组  电话:010-62331324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丁11号    E-mail:gbt@cumtb.edu.cn